<label id="jf5m1"><tt id="jf5m1"></tt></label>

    <pre id="jf5m1"></pre>

  1. <td id="jf5m1"></td>
    <acronym id="jf5m1"><label id="jf5m1"></label></acronym>
      1. <acronym id="jf5m1"><strong id="jf5m1"></strong></acronym>

        簡體 | 繁體 | English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例故事 > 正文
         
        “地鼠”覆滅記
         
        【時間:2017年12月28日】 【來源:審計署哈爾濱特派辦 】字號: 【大】 【中】 【小】

        近些年,城市的高樓大廈如雨后春筍般拔地而起。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土地征用、出讓和相關資金管理使用不規范等問題也頻頻出現,官商勾結、暗箱操作時有發生。2014年,審計署組織開展了土地領域專項審計。按照統一部署,審計署H特派辦負責N省的審計工作。審計人員圍繞土地供應過程中的問題疑點,創新方法,內查外調,最終查實省會山海市市長周浩違規插手土地供應,并收受巨額賄賂的重大違紀違法線索。問題線索被審計署移送紀檢監察部門,2015年,周浩被紀委“雙規”。2017年,周浩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那么這只“地鼠”被擒的背后,有著怎樣曲折而復雜的審計過程呢?

        進駐調查 鎖定重點

        炎炎夏日,機場大巴緩緩駛入山海市市區。葉處長望著車窗外一片片新建的樓盤,心想:“房地產這塊兒蛋糕,不知道招來了多少蒼蠅和碩鼠啊!”

        葉處長是長年奮戰在審計一線的老同志了。最近胃病又犯了,但他依然堅持出差工作。他笑稱自己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按照審計組的分工,他和剛入職三年的劉磊負責對山海市土地供應的合法合規性進行審計。

        在山海市國土局,葉處長調取了近6年來的土地供應臺賬、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等基礎資料。初步統計,山海市6年間共供應土地2000多宗,面積上萬公頃,土地證登記數據、注銷數據和變更數據也有數萬條。

        該如何鎖定審計重點呢?劉磊主動請纓:“我來進行數據分析吧!”劉磊剛通過計算機中級考試,馬上有了用武之地。他利用SQL Sever數據庫對土地供應數據按用地單位進行分類匯總,按供應面積進行降序排列,并重點關注其中的民營企業。此時,一家名為東盛公司的房地產開發企業進入了審計人員的視野。

        劉磊向葉處長匯報數據查詢結果,“東盛公司在山海市共有土地26宗,面積124公頃,用途為住宅、商業用地。這些土地多數是東盛公司在2002年至2006年以掛牌方式取得的,位于山海市的開發區新洲區。”

        東盛公司是什么來頭,能在山海市拿到這么多宗土地,并且還集中在新洲區?

        通過網絡搜索,葉處長和劉磊很快了解了東盛公司的“前世今生”。東盛公司原為山海市新洲區政府出資設立的國有企業。1998年,東盛公司股權被總經理魏老板買斷,從而改制為民營企業。目前東盛公司在新洲區已建成6個高檔住宅小區。

        土地置換 撲朔迷離

        劉磊查到,山海市2008年以來向東盛公司供應了6宗土地,其中5宗掛牌出讓,1宗為協議出讓。

        葉處長問劉磊:“你查一下,協議出讓那宗土地,是在哪年?”

        “是2012年,面積10公頃的住宅用地。”劉磊說。

        “不應該啊。國土資源部、監察部2004年聯合下發通知,要求從2004年8月31日起,所有經營性的土地一律都要公開競價出讓。住宅用地就是經營性用地的一種,怎么2012年還在以協議出讓方式取得?”葉處長對此產生疑問。

        事不宜遲,審計人員向國土局調取了這宗土地的地籍檔案。為了不暴露審計目標,劉磊又特意一起調取了其他兩宗土地的檔案。

        沒過一會兒,裝著檔案資料的紙箱子搬進了審計人員辦公室。國土局分管土地利用科和地籍管理科的蔡局長也跟了進來。

        葉處長見蔡局長過來,試探問道:“蔡局長,山海市這幾年為什么還有協議出讓的經營性用地?”

        蔡局長好像早就知道審計人員的疑問,忙著解釋:“您說的是東盛公司的那宗土地吧?葉處長,我給您匯報一下。前兩年市政府拓寬道路,占用了東盛公司的部分土地,就向東盛公司進行了補償。”

        蔡局長一邊說著,一邊翻看檔案,找到山海市政府和山海市國土局的相關會議紀要,擺在審計人員面前。

        審計人員還沒來得及細問,蔡局長看了眼手表,說:“不好意思,我先去開個會,各位領導有需要隨時找我!”顯得很著急。

        蔡局長走后,葉處長和劉磊開始翻閱地籍檔案。檔案資料顯示,山海市政府在2011年拓寬新洲區的市政道路時,占用了東盛公司2公頃住宅用地,經山海市政府會議研究,決定采取“占多少補多少,等面積置換”的原則,對東盛公司補償。2012年,山海市政府對新洲區一片土地進行集中開發,又占用了東盛公司8公頃的住宅用地。連同之前占用的2公頃土地,山海市政府共計為東盛公司補償了10公頃住宅用地。新地塊位于新洲區東湖邊。

        檔案中還存放著東盛公司被占用土地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證,都是2002年的證件。面積2公頃的證號為“新國用2002字第230號”,面積8公頃的證號為“新國用2002字第451號”。證件顯示兩宗土地都是住宅用地。

        “新置換的土地位于新洲區東湖邊,位置環境很好。東盛公司被政府占用的又是什么地呢?置換前后的土地面積是相等,但價值也相等嗎?”劉磊向葉處長說著自己的疑問。

        “你說到點子上了!咱們得好好核查一下東盛公司被政府占用的土地情況。先調取230號和451號土地的地籍檔案看看吧。另外還得關注一下置換前后土地是否屬于同一等級,不同等級的基準地價可不一樣!”葉處長說。

        劉磊向國土局調取了2宗土地的地籍檔案和山海市的基準地價圖。基準地價圖提供得挺快,審計人員對比后發現置換前后的土地,位于山海市相同的土地等級區域內。

        細致對比 初戰告捷

        “都快下班了,230號和451號土地的地籍檔案怎么還沒送過來?”劉磊心里嘀咕著。不能干等,他突然想到培訓班上老師介紹使用Google Earth軟件來查看歷史衛星圖像的方法,于是迅速打開電腦Google Earth軟件,查看兩宗土地的歷史影像。劉磊發現,證號為230號的土地在道路兩旁,地上曾有建筑物,但并不像住宅,更像是一層廠房,而其周圍建筑也為廠房。451號土地位于城鄉結合部,從2004年到2012年的衛星圖像都顯示地上是整齊的田埂,像是種著莊稼,而地圖上這宗土地附近還顯示著“十里鋪村”。

        劉磊給葉處長看了歷史影像。葉處長說:“230號土地很可能是工業用地,而非住宅用地。451號土地置換前一直未被開發,難道是東盛公司在取得后一直閑置著嗎?”

        下班前,劉磊向國土局地籍管理科催要檔案資料。這次,來了一位年輕同志,帶著230號地籍檔案。這位同志說,檔案庫管理的不是太好,另一本檔案還沒找到。

        劉磊翻開230號地籍檔案,果然如葉處長所料:地籍檔案中赫然寫著土地用途是“工業用地”!

        “葉處長,地籍檔案里顯示230號土地是工業用地,不是住宅用地!”劉磊看到事實跟他們的猜想一樣,非常興奮,第一時間向葉處長匯報!

        “嗯,那么咱們看到的230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估計可能是假的。不過得再排查一下這宗土地用途后來有沒有再發生變更。”葉處長一向思維縝密。

        劉磊通過查閱地籍變更數據,并未發現該宗土地的變更記錄,確定了置換前的2公頃土地是工業用地。東盛公司用它置換得到相同面積的住宅用地。按照工業用地和住宅用地的基準地價測算,僅這一塊地東盛公司獲取不當利益就高達1200多萬!

        既然是工業用地,之前看到的230號住宅土地的證件應該是偽造的。劉磊拿出東盛公司230號和451號土地的證件觀察,發現這兩個證件確實制造粗糙,并且看上去比較新,不像是十幾年前的。

        葉處長說:“把工業用地偽造成住宅用地,企業玩這種把戲,難道能輕易騙過國土部門嗎?這背后很可能有‘高人’的幫助。451號地籍檔案遲遲不提供,很可能也存在問題。”

        遭遇困境 轉變思路

        第二天一早,劉磊剛要打電話給地籍管理科催要451號土地的地籍檔案,地籍管理科李科長就敲門進來,向審計人員說:“領導,是我們失職啊,那個檔案還是沒找到。在2003年以前,山海市國有土地使用權證是由省國土廳、山海市國土局和各區國土局多頭管理的。2003年整頓規范后,只允許山海市國土局發證。以前由省國土廳、各區國土局管理的地籍檔案,陸續搬到我們山海市國土局,但在搬運過程中,有的檔案可能遺留在原單位了。451號土地是2002年新洲區國土局頒發的,它的檔案很可能遺留在新洲區國土局了。這兩天,我們仔細查看了檔案室,都沒有找到451號地籍檔案”。李科長滿臉的歉意。

        審計人員不知虛實,不好說什么,就讓李科長回去再找。

        找不到地籍檔案核對土地“真身”,審計工作一時陷入了僵局。該如何核實這宗土地的真正權屬和用途呢?葉處長左思右想。

        葉處長想著歷史衛星圖像上的莊稼地,忽然有了辦法。他對劉磊說:“按照我國土地管理法的規定,房地產企業進行建設,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須依法申請使用國有土地,涉及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的,應當辦理農用地轉用審批手續。也就是說,必須使用國有建設用地。這片土地以前應該是十里鋪村的農用地,那么政府是什么時間對這片土地辦理的征收和農用地轉用審批手續的呢?”

        “對啊,葉處長,我這就找他們核實!”

        劉磊立即來到地籍管理科,在工作人員幫助下查詢了十里鋪村土地的征轉審批信息,發現這片土地為2008年第十三批次用地。劉磊立即調取了該批次建設用地批復檔案。資料顯示,2011年12月國務院對山海市第十三批次用地征轉實施方案進行了審批,此后十里鋪村緊鄰新洲區的30公頃集體農用地才轉為國有建設用地。

        “既然十里鋪村這片土地2011年之后才成為國有建設用地,東盛公司2002年就取得的451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又是怎么回事呢?看來這個451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也是假的,或者是國土局違法頒發的。難怪國土局說找不到土地的原始檔案!”審計人員恍然大悟。

        走訪調查 原形畢露

        那么這片被占用的8公頃農村集體用地,真實情況是什么樣的?帶著疑問,葉處長帶著劉磊來到十里鋪村調查實情。他們打車來到十里鋪村委會,見到了村支部書記。

        葉處長說:“您好,我們是審計署的工作人員,正在咱們省審計,今天到你們村了解一下土地征用情況。”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工作證,給村支部書記看。

        “你們需要了解什么情況?”

        “咱們村這片土地是什么時候被征用的?就是這120畝。”葉處長打開事先準備好的地圖,指著東盛公司的那宗土地問道。

        “你說的是我們村西北的那塊地啊,這片地是上任書記和村主任賣的,好像是賣給了一家叫東盛的公司。”村支部書記邊回憶著,邊翻箱倒柜找到了1個土地“征收”協議。

        這個協議是東盛公司2001年與十里鋪村委會簽訂的,協議中東盛公司以每畝2.5萬元的價格,“征收”了十里鋪村120畝土地,合同價是300萬元。

        “300萬元!”劉磊心里大吃一驚。從政府掛牌取得8公頃的國有建設用地,就是按照基準地價計算也得2.2億元。而東盛公司只花了300萬元,便從農村違法購買到了集體農用地,還偷梁換柱,置換到等面積的國有建設用地,從中獲取暴利!

        通過實地調查更加堅信了審計人員的判斷,回到國土局,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審計人員自己動手到檔案室查找檔案。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終于找到了土地證號為451號的地籍檔案。檔案中顯示的土地面積和使用權人均與之前看到的451號證件內容不符,鑿實了東盛公司的451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是偽造的事實。

        擴大戰果 深挖后臺

        單單通過2012年的一次土地置換,東盛公司就非法獲利2億多元。那么東盛公司在新洲區的其他土地是否存在問題呢?山海市政府和市國土局非法供應土地的背后,又是誰在暗中指示呢?審計人員調取了東盛公司所有土地的地籍檔案進行排查,并重點關注各審批環節的關鍵人物。隨著審計的不斷深入,發現山海市政府向東盛公司供應土地的問題越來越多,一個重要人物也漸漸浮出水面。

        審計人員發現,山海市政府存在越權批準征收土地的問題。按照國家規定,土地的征收需要省級以上相關部門批準,部分土地的征收需要國務院批準。2002年,山海市政府越權批復了新洲區某村集體土地的征收,并辦理了農用地轉用手續。2003年,時任山海市副市長的周浩批示將其中15公頃用作倉儲用地掛牌出讓,后被東盛公司摘牌取得。

        東盛公司還存在非法倒賣土地的問題。我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規定,以出讓方式取得土地使用權的,轉讓房地產時,應當完成開發投資總額的百分之二十五以上。東盛公司于2005年摘牌取得新洲區的2宗商業用地,面積合計18公頃,一直未進行開發。2013年,東盛公司將2宗土地轉讓給了其他房地產開發公司,非法倒賣土地獲利1.2億元。

        劉磊在排查東盛公司土地的地籍檔案時,多次看到時任副市長周浩在供地方案上批示:“由于山海市政府拖欠東盛公司工程款,為抵頂工程款,該宗土地優先出讓給東盛公司”,之后該宗土地便以基準地價出讓給了東盛公司。

        政府多次違規供地的背后,都有周浩的影子。審計時,周浩已經擔任山海市市長。為東盛公司“保駕護航”的,會是周浩市長嗎?

        順藤摸瓜 真相大白

        葉處長和劉磊決定延伸工商局,調取東盛公司的原始工商檔案,發現東盛公司還是國有企業時,周浩曾擔東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而周浩從企業離開后,先后任新洲區區長、山海市分管土地的副市長,那段時間也是改制后的東盛公司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

        審計人員通過追查東盛公司的資金流向,發現東盛公司大量資金轉入魏老板等股東的個人賬戶,用于購買多套豪宅、豪車、高檔奢侈品等。同時,還有1200萬元分十余筆轉賬給了自然人張海。經批準后,審計人員調取了張海的銀行賬戶開戶資料、交易流水。查詢結果令審計人員大為吃驚:張海的賬戶近幾年有數億元的資金流入。更令人吃驚的是,張海賬戶的開戶資料中顯示代理人竟是周浩!多次取現業務也是由周浩代辦,銀行原始憑證中同時留存著張海和周浩的身份證復印件。可見,周浩實際控制著張海的銀行賬戶。

        至此,問題的主要事實已經水落石出,周浩這只隱藏的“地鼠”也終于顯出了原形。東盛公司在周浩的“幫助”下,低價甚至非法取得土地,并很快發展為當地最強的房地產公司之一,而周浩則從中獲得巨額利益。

        嚴肅法紀 追回贓款

        H特派辦將審計發現的上述重大違紀違法問題線索及時上報審計署。審計署高度重視,將問題線索移交中央紀委進一步查處。2015年,周浩被紀委“雙規”。2017年,法院公開審理此案,周浩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罰金200萬元,其受賄所得財物及其孳息被依法追繳,上繳國庫。與此同時,山海市國土部門涉案人員被依紀依法處理,東盛公司違法所得也被依法追回。(文中有關名稱均系化名)(楊小超 姜偉思)

        【關閉】    【打印】
        悠悠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