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jf5m1"><tt id="jf5m1"></tt></label>

    <pre id="jf5m1"></pre>

  1. <td id="jf5m1"></td>
    <acronym id="jf5m1"><label id="jf5m1"></label></acronym>
      1. <acronym id="jf5m1"><strong id="jf5m1"></strong></acronym>

        簡體 | 繁體 | English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例故事 > 正文
         
        審計署沈陽特派辦堅持問題導向助力小微企業信息共享機制建設
         
        【時間:2018年01月04日】 【來源:沈陽特派辦】字號: 【大】 【中】 【小】

        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面對經濟發展新常態,提出簡政放權、深化“放管服”改革,逐步減輕企業負擔、增加市場活力,尤其針對小微企業出臺了一系列扶持發展財稅金融政策,取得了積極成效。審計署駐沈陽特派員辦事處在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跟蹤審計中,持續跟蹤遼寧省推進“放管服”改革的落實情況。為打通小微企業扶持政策落實“最后一公里”,讓小微企業切實享受改革紅利,該辦堅持問題導向,圍繞小微企業信息共享中存在的問題,深入剖析原因,積極促進整改,助力小微企業信息共享機制建設。

        一、誰是小微企業?——政府工作人員的問題

        2014年12月,《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取消、停征和免征一批行政事業性收費的通知》(財稅〔2014〕101號(以下簡稱101號文件))出臺,規定自2015年1月1日起,對小微企業(含個體工商戶)免征住房交易手續費、環境監測服務費和土地登記費等42項中央級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涉及住建、環境、國土等10個主管部門,免征有關行政事業性收費的小微企業范圍,由相關部門參照《中小企業劃型標準規定》(工信部聯企業〔2011〕300號)具體確定。

        審計發現該規定所涉及部門反映不一。有的部門反映以前是要么就收費,要么就不收費,這回還有的收、有的不收。有的部門反映《中小企業劃型標準規定》(工信部聯企業〔2011〕300號)按15個行業,區分不同標準劃分,還有其他未列明的行業,掌握起來過于復雜,申請享受政策者需要自行提供相關部門的證明材料。有的部門反映難以取得小微企業名單……總之,部分收費部門作為行業主管部門,以不掌握小微企業名單為由,要求企業提供可以證明“我是我”的官方材料,才能對其減免相關費用;否則就不予減免,影響了國家政策的落實。

        二、怎樣才能證明“我是我”?——小微企業的問題

        針對收費部門不掌握小微企業名錄的問題,部分地方政府組織相關部門做了一些工作,但還是由于對政策理解不到位、問題考慮不全面、處理問題表面化簡單化,出現了需要企業證明“我是我”的鬧劇。N省Y市為了落實國家扶持小微企業發展的政策,成立了專門的工作小組,并對落實101號文件中關于免征42項中央級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的政策規定進行了專題研討并形成實施辦法。該實施辦法要求,小微企業享受101號文件等國家優惠政策,需要持工商、稅務等部門開具的證明到市經濟與信息化主管部門辦理小微企業證明,憑此證明再到相關部門辦理免征上述行政事業性收費的證明,方可享受免征的優惠政策。

        國家出臺101號文件等優惠政策的目的是為了降低企業的稅費負擔,調動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積極性,充分激發市場活力。但Y市的做法在降低企業稅費負擔的同時又增加了制度性交易成本,并未實現國家出臺的最終目的。沈陽特派辦與一些小微企業負責同志座談了解到,以101號文件規定的組織機構代碼證書收費為例,收費標準為80元,企業在權衡復雜耗時的申請減免流程后,一般都選擇直接繳納。

        國家出臺政策的目的是為了給小微企業“省錢省事”,而地方政府在落實過程中就變成了,可能“省錢”,但為了免除自己的責任和麻煩,絕不“省事”,導致國家制定的惠企惠民的好政策“走了樣、變了形”。

        三、算不算問題?——審計人員的發現

        沈陽特派辦分別與工商、經信、統計等多個部門座談了解到,由于工作需要,上述各部門均掌握部分小微企業的信息。該辦將從工商、統計部門獲取的小微企業名錄與住建、環境、國土等10個主管部門收取的行政事業性收費清單以企業名稱為關鍵詞進行比對分析后發現,2016年L省A市、Y市和P市的有關部門向小微企業違規收取住房交易手續費、環境監測服務費和土地登記費等行政事業性收費400余萬元。

        上述政府工作人員和小微企業的問題真的是國家政策落實中不能解決的問題嗎?為什么收費部門獲取小微企業名單這么難?有沒有既可以讓小微企業“省錢”又可以“省事”的辦法,將101號文件等相關優惠政策落實?地方政府作為國家重大政策落實的主體,是否可以組織相關部門形成小微企業的共享機制,幫助小微企業“省錢”又“省事”?

        四、怎樣解決問題?——審計整改的成效

        政策跟蹤審計的目的不是為了發現問題,而是通過發現問題、推動整改,進而推動地方政府和有關部門積極作為,推進深化“放管服”改革,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優化營商環境。帶著審計中發現的問題和疑問,沈陽特派辦通過整改建議函或審計報告指出上述部門違規收費的問題后,通過組織地方政府相關部門研討,與相關工作人員共同討論違規收費如何退還、如何舉一反三防止再次發生類似錯誤等整改措施,并研究如何建立小微企業信息共享制度的規范和管理。同時,注重對審計意見和建議的督促落實,多輪次推動各地認真落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每季度末及時跟進本季度審計中發現問題的整改情況、每期審計報告反映已到整改期限問題的整改情況、不定期跟蹤到整改期問題的整改情況。

        截至2016年底,L省相關地市已停止違規收費,將違規收取的400余萬元全部退還相關企業,并組織相關部門建立中小企業信息共享機制。切實增加了企業流動資金,減輕了小微企業負擔,使企業對政府服務更加理解,推動了“親”“清”政商關系構建,切實打通了政策落實的“最后一公里”。

        五、如何擴大成果?--深入推進“放管服”審計

        針對L省在小微企業扶持政策落實中,存在的認定難、執行難等問題,沈陽特派辦結合審計實務和后續問題的整改措施,認真總結階段性工作思路與步驟,深入推進“放管服”審計。在調查住房交易手續費、環境監測服務費和土地登記費等違規收費的同時,在多個涉及“放管服”的領域發現了新的問題,解決了新的困難,糾正了多項地方政府在落實國家政策過程中存在的“偏差”。向建設領域拓展,審計發現L省某部門存在為審批建筑企業安全生產許可證設置前置條件違規收費的問題、違規收取安管人員考核費的問題;向住房領域拓展,審計發現住房登記部門違規收取小微企業房屋登記費的問題;向人力資源監管領域拓展,發現人才中心等監管部門高標準收取人事關系及檔案費等問題。通過揭示問題,積極促進整改,切實推進“放管服”改革深入進行。(劉娜)

        【關閉】    【打印】
        悠悠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