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jf5m1"><tt id="jf5m1"></tt></label>

    <pre id="jf5m1"></pre>

  1. <td id="jf5m1"></td>
    <acronym id="jf5m1"><label id="jf5m1"></label></acronym>
      1. <acronym id="jf5m1"><strong id="jf5m1"></strong></acronym>

        簡體 | 繁體 | English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例故事 > 正文
         
        “大樹林”的背后
         
        【時間:2018年02月08日】 【來源:湖北省襄陽市審計局】字號: 【大】 【中】 【小】

        2017年下半年,湖北襄陽市審計局在開展Y市W建設項目審計中,通過計算機審計與內查外調相結合的方法,查出Y市F縣弄虛作假套取征收補償資金77萬元的違紀事實。

        分析比對顯疑點

        2012年3月,Y市啟動了W建設項目征收補償工作,由該市城投公司、指揮部等五部門組成聯合專班對F縣征遷范圍內的房屋和附屬物進行入戶勘測統計,逐一繪制房屋征收及附屬物統計表。統計表中清楚地反映了每一戶房屋的面積、結構和等級以及附屬物的品種、數量和規格,它是簽訂征收補償協議的重要依據。F縣在實際推進過程中,聘請了專業的評估公司進行評估,出具每一戶的評估報告,作為實際支付征收補償款的依據。

        為了提高審計效率,審計組在充分收集征收補償資料和財務數據的基礎上,運用計算機分析手段,將評估公司評估被征收戶的房屋和附屬物的補償價值與指揮部實際發放補償款的電子數據進行比對,核實征收補償資金發放的真實性。在比對分析結果中有一條記錄引起審計人員的注意,L村的Z某實際收到補償款比評估結果要少50多萬元。對于被征收戶來說,這可是一筆巨款。出現這種情況,是收集整理的電子數據有誤,還是有其它隱情,審計人員決定把Z某的征收補償資金列入重點核查范圍。

        核查資料露馬腳

        審計人員立即調出了Z某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和評估報告。協議反映,房屋和附屬物實際補償104萬元,扣除安置房和儲藏室價款28萬元,實際支付補償款76萬元。仔細查看補償明細后發現兩個疑點:一是協議補償款并未按評估結果來補償。協議上的房屋和附屬物補償明細是按評估報告結果列明的,合計159萬元,但實際只補償104萬元,少了55萬元。二是附屬物中風景樹數量過大,并且都是整數。其中大風景樹10000棵,中風景樹5000棵,小風景樹1680棵,合計16680棵,僅評估樹木移植的費用就高達133萬元。

        在正常情況下,大部分被征收戶在簽訂協議之前,都會提出在評估結果的基礎上適當增加補償款的要求,而Z某的情況恰恰相反,不增反減,并且金額巨大,令人生疑。減少的原因是什么?為什么Z某會簽字同意?一連串疑問讓審計人員認為里面大有文章。審計人員進一步查閱評估公司評估記錄發現,2015年8月評估時這些風景樹已經滅失,評估依據的是村委會出具的附屬物統計表上記錄風景樹大中小的數量,沒有具體風景樹的品種和規格,也沒有清點記錄。縣指揮部、村委會干部、施工方代表在表上都簽了字。看來,這一張價值過百萬的統計表一定要好好核實一下。

        接下來審計人員查看了能夠還原真實情況非常關鍵的資料,那就是Y市五部門繪制的房屋征收及附屬物統計表,看看征收補償工作啟動后入戶勘察統計是什么樣的情況。對于已經滅失的附屬物,如果沒有充足的證據是很難確認其真實的品種和數量。 Z某的勘察記錄很詳細,五部門的相關人員在表上都簽了字,Z某也簽了字。表上的記錄讓審計人員大吃一驚,除了有魚屋、鴨棚、毛渣路、水泥橋、涵管、雜樹外,還有楠木苗3畝,上面并沒有萬余棵風景樹。為什么小樹苗就變成了大樹林?里面到底隱藏了什么秘密。審計人員決定正面出擊,直接向相關當事人調查了解情況。

        調查問詢現真相

        村委會出具的“統計表”上共有村委會干部、指揮部兩名工作人員、施工方代表4個人簽字,征遷協議簽字的是兩名村干部和兩名指揮部工作人員,加上評估公司,共有7名相關人員。審計人員分別列出詢問調查提綱,逐一進行了詢問,并作了詢問筆錄。隨著詢問調查的結束,小樹苗變成大樹林的作假過程逐漸清晰。

        Z某家有5畝責任田,在Y市五部門入戶勘察統計后一直到2015年,縣指揮部一直沒有與Z某就征收補償問題達成一致意見。2015年8月,縣指揮部制作了一張有萬余棵風景樹的附屬物統計表讓村委會簽字蓋章后,通知施工方代表簽字,并要求把簽字時間提前到施工挖掉樹苗修便道時的2012年11月,給人以風景樹林有施工方證明真實存在的假象。評估公司在評估過程中,雖然感覺統計表中風景樹數量太大、不正常,但是并沒有進行合理性、邏輯性分析,按照委托方的要求出具了評估報告。縣指揮部在與Z某簽訂補償協議時,又認為按評估結果補償金額太高,就直接將159萬元的補償款減為104萬元。由此可見,經縣指揮部、村委會等相關人員運作后,Z某被征收已挖掉的3畝楠木苗,“3年后”就按照萬余棵風景樹林進行了補償。

        實際上,這起弄虛作假的行為也是經不起推敲的。該市附著物補償標準中明確,大風景樹的直徑為10-16cm,中風景樹的直徑為4-10cm,小風景樹的直徑為2-4cm,5畝地上怎能種下有萬余棵樹的大樹林。

        審計人員按照該市補償標準計算,3畝風景樹苗按風景樹林多補償了77萬元。目前,有關部門正對上述問題進行核查處理。(于贊軍)

        【關閉】    【打印】
        悠悠情色